律师:赵志红仍承认自己是呼格案真凶

发布时间:2015-04-18 15:26:36
律师:赵志红仍承认自己是呼格案真凶 今天上午10点,呼格父母在听取庭审不到半小时后走出   摄/法制晚报记者付丁 今天上午10点,呼格父母在听取庭审不到半小时后走出   摄/法制晚报记者付丁

  呼格案疑似真凶今受审下午将审理杀人、强奸部分

  其代理律师上午回应“4·9女尸案”—— 赵志红仍承认自己是真凶

  今天上午,备受关注的“呼格案疑似真凶”赵志红在内蒙古呼和浩特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呼市中院)受审。赵志红涉嫌故意杀人、强奸、抢劫、盗窃罪,上午9时30分开始公开审理其抢劫、盗窃部分。下午2时30分,针对赵志红故意杀人、强奸罪部分,因涉及个人隐私,法院将采取不公开审理。导致呼格吉勒图被冤杀的“4.9”女尸案的真相将剖开。

  呼格吉勒图的父母上午也来到呼市中院旁听。“我们就是想听听赵志红本人对4.9女尸案到底怎么说。”呼格的父母向法晚记者表示。

  2005年,身背20余起强奸杀人案的赵志红落网,其交代自己才是1996年“4.9”女尸案的“真凶”,而非已被执行死刑的呼格吉勒图。因此赵志红在一审被判死刑后,始终未二审。在羁押期间,赵志红曾写下“偿命申请”,愿意为呼格案负责。

  2014年12月15日,经过再审,内蒙古高院宣布呼格吉勒图无罪。翌日,呼和浩特市人民检察院即宣布,经对“4·9”女尸案进行审查,就赵志红的该起犯罪事实向呼市中院追加起诉,指控赵志红构成故意杀人罪、强奸罪。

  2014年的最后一天,呼市中院发布公告,确定了今天的审理时间。

  嫌犯出庭赵志红穿羽绒服明显变胖

  今天早晨,记者来到呼市中院时,看到法院大门外有特警和交警执勤。法院工作人员透露,赵志红今天很早就已经被押解至法院了。

  上午9点30分,庭审开始。法官宣布由法警将被告人赵志红押解进法庭,法晚记者看到,赵志红此时明显比此前媒体曝光过的照片上胖了不少。

  赵志红今天穿了一件羽绒服和一条运动裤,他的家属并没有为他聘请律师,法院通过呼市法律援助中心选派了两名律师作为辩护人。

  据法晚记者从法院核实,审理赵志红案的审判长名叫李小明,为该院刑一庭庭长。

  庭审现场,公诉人准备的起诉材料有厚厚的几摞。截止到上午10时40分,公诉人已经指控赵志红4项抢劫、盗窃犯罪事实。

  第一项是发生在1996年的抢劫案,检方指控,赵志红在某小区向正在停车的一名居民抢劫,并持刀将对方捅伤,并抢劫走受害者60多元钱。对于此项指控,赵志红当庭表示,自己确实参与此案,但没有抢到钱。

  赵志红对于检方指控的另外两起共涉及近3000元的盗窃犯罪事实并无太多异议。但是,其今天上午对于盗窃金戒指的指控予以否认。

  根据检方指控,赵志红盗窃一枚价值200多元的金戒指,其在接受办案机关审讯时的笔录中,也承认自己曾盗窃过这枚金戒指。

  不过,赵志红不认可此项指控。赵志红称,这枚金戒指是自己多年前买的,是打算送给妻子(后已离婚)的生日礼物。但确实没有发票,也记不清在哪儿买的了。

  上午11点20分,法官宣布休庭。赵志红的代理律师向法晚记者介绍,“赵志红本人仍然承认自己就是‘4·9女尸案’的真凶。”

  检方对赵志红共指控了22项罪行,包括抢劫、盗窃、强奸、杀人。

  呼格父母 想亲耳听听赵志红的说法

  今天上午,呼格父母进入法庭旁听赵志红案审理。不过,由于上午只是对赵志红案涉及抢劫、盗窃部分审理,呼格父母旁听了不到半个小时就起身离开法庭。

  呼格母亲尚爱云向法晚记者表示,不管真凶是不是赵志红,呼格吉勒图没有杀人是事实,虽然儿子的再审判决结果早就出来,法院也送达了国家赔偿相关的决定书,但她和老伴依然想旁听这次法院审理赵志红案。“我们就是想亲耳听听,对于这起案子,赵志红在法庭上会说些什么。”尚爱云说。

  赵志红受审同样被很多此前推动、呼吁呼格案再审的相关人士所关注。曾参与抓捕赵志红的呼市警界人士向法晚记者透露,此前9年时间里,赵志红一直称自己才是“4·9”女尸案的真凶,从未“翻供”。因此,这次庭审,他们也很关注赵志红在法庭上会怎么说。

  此前,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新闻发言人李生晨已表示,赵志红是不是“4·9”女尸案的真凶,需要通过赵志红案件的审理依法确认。

  嫌犯父母不会旁听直言儿子是坏人

  申请偿命赵志红羁押期间卫生纸上写材料

  赵志红,1972年生于内蒙古乌兰察布市凉城县永兴村。这个身高只有1.62米,看起来似乎有点瘦小的男人于1996年至2005年,在呼和浩特市、乌兰察布市两地作案20余起,多名女性惨遭强奸杀害,受害者中年龄最小的只有12岁。

  赵志红的母亲刘爱女告诉法晚记者,赵志红初中毕业先是跟随父亲在呼市的建筑工地打工,后来结婚,婚后有一个女儿,后来不知什么原因离婚,女儿被妻子带走,“离婚以后他就很少回家,几乎只在过年时才会回来。”

  2005年12月29日的《北方新报》曾以《赵志红是如何走上罪恶道路的?》为题对其犯罪前后的心路历程进行详尽的报道,赵志红曾称“我的钱都用在找女人上了”、“我对作案上了瘾。”而公安部专家分析赵志红的心理认为,他心灵扭曲的首要原因是“从来不把内心的事情说给别人听,从而形成了一种心灵交流过程中的自我封闭。”

  2005年,赵志红被捕后,交代了自己是“4.9”女尸案的真凶。办案民警透露,当年曾带着赵志红指认现场,其对案发经过及细节的掌握,远超警方的预判。

  2006年11月28日,呼市中院对赵志红案进行一审,唯独漏掉了“4·9”杀人案。赵志红当场便指出这个问题:“我做的第一起案子就是‘4·9’女尸案,检察院怎么不公诉,审理中为何也没提呢?”

  当时庭审现场很尴尬:哪有被告人自己主动揽罪责的?现场多名法警维持秩序,并且在审判长的提示下,阻止赵志红继续就此事讲更多细节。之后该案继续开庭,赵志红当庭被宣判死刑,等待省高院二审。

  之后,二审没有开庭,赵志红也被押回看守所。在羁押期间的2006年12月5日,赵志红在看守所内做了一件令人吃惊的事情:他在一张厚厚的卫生纸上写了一份特殊的申请——“偿命申请”。

  部分细节被抓当晚曾被冯志明违规审讯

  备受关注的呼格案中,当年的专案组组长冯志明日前已经被检察机关带走调查。而据当年抓捕赵志红的办案民警透露,赵志红被抓当晚,因其交代自己和“4·9”女尸案有关,考虑到案情复杂重大,专案组领导当晚就安排警力把赵志红秘密羁押起来,并且要求与“4·9女尸案”有关的所有警官不管职务多高,一律回避赵志红案。

  为了谨慎起见,专案组领导还严厉要求所有专案组成员非经他同意,不准提审赵志红,并且严格保密赵志红当晚交代的口供内容。

  但在凌晨2、3点钟,该领导突然接到属下十万火急的电话:出大事了!一位“4.9”女尸案的专案组重要成员正在违反回避规定,单独对赵志红进行审讯!

  而据法晚记者从多位当年赵志红案专案组成员处证实,上述在赵志红被抓当晚,得到“报信”去违规审讯赵志红的,正是“4.9”女尸案专案组重要成员冯志明。

  统筹执行/朱顺忠

  本版文/深度记者王南发自呼和浩特

编辑:SN0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