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绘北京书店地图出炉 策划者:没必要渲染悲情

发布时间:2015-04-28 18:06:46
手绘北京书店地图出炉 策划者:没必要渲染悲情

手绘北京书店地图出炉 策划者:没必要渲染悲情

手绘版《北京书店地图》局部

手绘北京书店地图出炉 策划者:没必要渲染悲情

风入松、野草、光合作用……随着越来越多堪称城市文化地标的实体书店或停业或倒闭,“到哪里去看书和买书”成为许多读书人面临的难题。近日,一张全新的手绘版《北京书店地图》出炉,并受到爱书人的追捧。

“这张手绘地图详细标注了北京具有代表性的各大书城、书市、图书批发市场、图书馆,以及新华书店、二手书店和民营的人文书店、书吧等所有与图书相关的场所,共计95个,”地图的策划人、北京“蜜蜂书店”的店主张业宏介绍。

“活着并快乐着”

“实体书店崩溃真相”、“实体书店再无春天”、“实体书店走投无路”……近年来,媒体常常津津乐道于为民营实体书店营造悲情的社会舆论氛围。而在不久前,由蜜蜂书店参与主办的“第三届中国独立书店高峰论坛”却以“活着并快乐着”为主题召开。张业宏说,这个“发声平台”是为了让中国的独立书店互相借鉴经验,通过创新具备抵抗市场风险的能力。让开着或想开书店的人,在媒体舆论普遍认为艰难的情况下,不至于因为负面的言论而丧失信心,让更多有志于此的人看到希望。

针对实体书店的生存状态,张业宏表示,“受到多方因素的冲击,书店近年来确实‘死掉’了很多,但这就像任何一个行业的‘新陈代谢’一样。图书零售行业确实存在很多问题,在这个‘新陈代谢’的过程中,书店行业也完成了自身的进化、升级、完善,没有必要放大悲观的情绪、渲染冷清的气氛。”

这种“升级完善”最重要的体现在于独立书店经营者的群体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由于图书销售的利润越来越微薄,没有服务特色、没有文化品位、资金不足的书店很难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坚持住,因而图书经营者队伍里那些批发商、投机客越来越少了,取而代之的是真正的读书人、真正对图书有感情的人。

为获利“死掉”很正常

前两年,两家全国最大的民营书店倒闭,引起了强烈的社会反响,许多爱书人为书店的前路唏嘘不已。张业宏却认为,这样的书店倒闭,是有复杂的主观因素在其中的,甚至是与图书和读者无关的因素。

“按照正常的商业逻辑,小书店的经营是非常灵活的,绝不会一夜之间‘死掉’几十家。‘光合作用’这样的大型连锁书店是由于扩张过快导致现金流中断,做着‘上市梦’、‘伟大梦’死去的。”

“还有一家大型民营书店,由于更换了经营者而改变了经营理念和价值取向,为了争取场地和扶持资金,不顾自身能力扩张书店,将书店作为一个配套设施在运作。当达到了目标之后,书店成了一块‘鸡肋’,自然而然就倒掉了,这是一个有策划而让书店‘死掉’的行为,”张业宏感慨,如果将获利作为经营书店的唯一目的,那么书店的“死去”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毕竟在大环境下,书店的经营不是最好的商业模式。

民营书店是“公益事业”

张业宏认为“电商”对实体书店的冲击是毁灭性的,这是需要政府进行调控的领域。“‘电商’不以图书作为营利目标,赔本卖书只是他们招揽客户的一个手段,网上商场一面打着大幅打折图书的招牌吸引客源,一面热火朝天地卖着‘百货’,同时他们还在享受着政策上给予书店的补贴和待遇,我认为这种‘慷实体书店之慨,为自己谋利’的行为是非常不合理的。”

同时,由于场租压力小,所以网络商城的进书量往往百倍于实体书店,这就为他们在进书成本上获取了更大的折扣。“在美国,图书进货不管量大量小都是6折,不能低于这个折扣而有差别性地对待。网络书店与实体书店在出版社那里进货的折扣是一样的,这就大大降低了图书倾销的可能。”

张业宏经营的蜜蜂书店位于北京东郊的宋庄,每天客流非常小,他本身也在依靠自营图书出版来贴补这家书店,“书店面积120平方米,店员三个,房租每年都要上涨10%,”在自己出版的图书不参与结算的情况下,蜜蜂书店基本上可以维持收支的持平。今年,他想做一个公益性质的民营图书馆,然而找不到价位合适的场地,已经准备好的几万种图书的存放成了他的心病。

“开书店,是一件靠情怀支撑的事。”张业宏认为:“书店更多的是扮演一个文化提供者的角色,在很大程度上是含有“公益”色彩的。如果书店都被驱赶到网络上,那么,由书店构成的城市街边的文化风景又到哪去欣赏呢?当你无聊时想要免费看几页书或是炎热的夏日想要自在地‘蹭’一会儿空调的时候,你又该去哪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