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农民百万粮款化作白条 粮食经纪人监管难

发布时间:2015-04-30 10:21:34
江苏农民百万粮款化作白条 粮食经纪人监管难

央广网淮安11月15日消息(记者刘志 丁俊 王鑫)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最近,在全国粮食局长培训班上,国家粮食局特别强调,要严肃整治粮食收购中打白条、卖粮难、压级压价等损害种粮农民利益的行为,但在江苏淮安盱眙县,却有几十户农民向记者反映,在今年的5月到7月份期间,他们在一位“粮食经纪人”的陪同下,把粮食卖给了盱眙县官滩粮库。然而,时至今日,农民们手上却只有一张白条,110多万元的卖粮款却至今没有拿到。那么到底白条是谁打的?是谁拿了农民的血汗钱?

农民告诉记者,他们把粮食卖给了一个叫做沈阳的人。他就是人们所说的粮食经纪人。每当到了小麦等粮食作物收获的季节,农民们会在粮食经纪人的陪同下把粮食卖给盱眙官滩粮库。之所以会选择沈阳这样的粮食经纪人卖粮入库,是因为他们粮食的质量指标过关更容易,也能卖个不错的价钱。

投诉的农民说,今年6月,他们的小麦统一通过沈阳的名义入库了修红梅女士承包的7号仓后,时至今日,几十户农民没有收到一分钱。

投诉人卢女士:粮库负责人魏文洲、修红梅、沈阳,将农户商户粮食诓骗至官滩粮库内,经过各项指标后,入进7号仓内。随后他们三人互相推诿,让沈阳给老百姓打白条,最终损失的是辛辛苦苦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老百姓,半年的辛苦钱只得到了一张白条。

记者随后联系了盱眙县粮食局纪委书记李其标,李书记介绍说,尽管7号粮仓承包给了修红梅女士,不过对于粮食入库的质量把关以及支付给农民粮食款的资金把关都是粮管所来执行,同时表示卖粮款都是当时支付,不可能打白条。

李其标:我只知道谁来卖粮食,这个钱就给谁;我们不存在打白条子,也不存在欠钱。

农民没有收到卖粮款,粮库不可能打白条,那么这笔钱到底去了哪里?记者来到了盱眙官滩粮库,由于当时农民是通过粮食经纪人沈阳统一将粮食入库的,那么粮库方面有没有把粮食款支付给沈阳呢?官滩国家粮食储备库主任魏文洲回应说钱肯定给了。

魏文洲:我可以拿凭据。我们支付过的,一笔不差,一分一厘都不差。

在记者的要求下,粮库方面出示了《江苏省盱眙县粮食收购统一凭证》,记者看到6月份的多张凭证上粮食入库姓名是沈阳,但是通过凭证领取粮食款的的签名人却是7号仓库的承包人修红梅。为什么沈阳入库的粮食,修红梅却能拿着凭证领到钱?对此,魏主任解释说因为沈阳和修红梅是同学关系。

魏文洲:按照流程来讲应该直接支付给沈阳,但是我们粮库这个钱直接支付给了修红梅也是对的,因为他跟她是同学关系。

因为是同学关系,拿着粮库开具的粮食收购凭证,就算不是本人也可以领取到卖粮款,魏主任表示说这是长期以来的一种做法,不过也最后也承认是他们在监管上的缺失。

魏文洲:那就是说我们流程上缺失了,流程上就是不太科学。

根据我国2014年修订颁布的《粮食流通管理条例》第四十四条,粮食收购者被售粮者举报未及时支付售粮款的,由粮食行政管理部门责令改正,予以警告,处20万元以下的罚款;情节严重的,由粮食行政管理部门暂停或者取消粮食收购资格。然而问题是,现在钱到底到了谁的手中?问责又应该找谁?记者不断联系两位当事人沈阳和修红梅,他们最终来到了官滩粮库,在多方在场的情况下,修红梅承认钱是自己领走了,不过钱已经给了沈阳。

修红梅:基本在这边入库的粮食款都是我在结。

记者:老百姓的粮食款在你这边吗?

修红梅:不在。领走我已经给他了呀。我又给沈阳了啊。

沈阳却告诉记者,自己并没有收到修红梅的钱,自己因此欠下农民110多万粮食款无法交差。

沈阳:我没收到。现在的局面就是她已经让我交不了差了。

据了解,修红梅和沈阳之前存在某种合作关系,据修红梅说他们和粮库有口头协议,沈阳入库的粮食,修红梅用凭证可以领到款项。不过之后两人之间产生了经济上的矛盾,目前两人都不承认农民的粮食款在自己手上。投诉的农民们告诉记者他们已经向当地警方报警,希望警方尽快介入调查,给老百姓一个结果。

因为粮食经纪人的个人原因,让辛苦种粮的农民为其买单的事件不算少数。巧的是,同样是在盱眙县,在2012年,该县高桥村农民就遭遇了4000吨小麦被“打白条”的经历。近年来,湖北、山东、吉林等地都出现过类似事件。

粮食经纪人作为农民与粮食部门之间的桥梁,本来对缓解农民卖粮难,加速粮食市场流通起到了积极的作用。然而实行多年来,关于粮食经纪人的监管问题也日益突出。盱眙县粮食局纪委书记李其标告诉记者,粮食收购超过50吨的法人或经济组织,可以获得粮食收购许可证。然而,由于目前相关法律不健全,对粮食经纪人的监管存在一定的难度。

李其标:粮食经纪人我们国家有个条例,收购50吨以下的可以自由流动。

记者:但是一次50吨?还是?

李其标:这就没有办法界定了。

记者:所以很难对他们监管?

李其标:对。就是这个监管起来还是有点难度。你像是今天50吨还是明天50吨,是1年50吨还是2年50吨,法律也不健全,监管也没办法监管。

“无证”经营干扰着粮食市场。这就造成主管部门在实际监管中,对“无证”人员难以鉴别,也无形中给不法粮贩开了方便之门。对此,有专家提出,规范发展粮食经纪人队伍,成为当务之急。应当把粮食经纪人纳入粮食行政监管对象,确保粮食行政管理部门对全社会粮食监管全覆盖,杜绝监管盲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