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人行道自行车道受挤压 或恢复慢行系统

发布时间:2015-04-20 10:32:42
广州人行道自行车道受挤压 或恢复慢行系统

  上世纪九十年代末,广州开始发展城市快交通系统,国有商店一度不卖自行车,公交优先、地铁提速下的广州,人行道和自行车道空间长期被挤压。26日,华南城市论语等专家学者在研讨会中建议广州复原城区慢行系统,首先恢复东风路、中山路、人民路、广州大道等公共道路的慢行系统。

  现状:城区挤压慢行交通空间

  粤合资产经营公司经济师郭广新介绍,其公司在太古会附近,不少年轻的员工住在员村一带,上班挤地铁、BRT非常麻烦,很多人要骑自行车上班,结果马路不适合骑车。最近,郭广新所在的公司计划搬到滨江西路,年轻的员工也高兴不起来,烦恼除了没有地铁配套之外,老城区的道路也不适合骑自行车。

  郭广新说,广州的交通现状是“排挤”慢行系统,这其中的关键是城市规划设计欠了债,“或者可以说政府部门的交通服务理念跟不上时代的发展,无论是从改善交通,减少堵塞,还是改善城市环境,提升人民健康,自行车都有其独特而不可替代的价值”。

  据记者了解,目前广州城区不少两车道马路没有自行车道,不少人行道宽不过1米。在淘金路,记者看到马路两旁的人行道不但狭窄,甚至有的人行道上还有电线杆“挡道”。

  郭广新还介绍,他在伦敦的地铁站看到,地铁内的候车区居然有三分之一地方给乘客摆放自行车,“这真是不可思议,反观广州,不要说机动车停车难,就是商场和政府单位也出现停自行车难的问题”。

  广州拜客公益组织负责人陈嘉俊对此也深有体会,他曾经因为办证骑自行车去到珠江新城政务中心,结果政务中心不提供自行车停车服务,当他把自行车折叠好准备推进大厅时被安保人员拦下来,因为政务中心不能进自行车。

  广州创基律所律师赵绍华告诉记者,广州不少有车一族也希望尝试骑自行车上班,但是接驳的公共交通工具对于自行车“认同感”不强。

  反省:城市慢行系统好处多

  华南城市研究院研究员朱秋利告诉记者,现阶段广州需要计划建设城区慢行系统,建设城区慢行系统是为了完善交通设施,提升城市交通多元化的需求,满足市民出行多样化的需求,“建设慢行系统也体现了文明进步,人民对道路享有平等的权利,从广州近20年的交通发展和对交通工具选择的变化来看,恢复慢行系统是城市发展的必然结果”。

  他说,随着道路扩宽、公交车发展,广州城区的自行车道减少或者被取消,很长一段时间广州人选择摩托车出行,随着广州禁摩,市民选择汽车出行,随着广州机动车保有量超过200万辆,汽车造成了交通拥堵,这迫使广州出台限牌等系列政策,“城市一味地追求快速交通导致恶性循环发生”。

  现在人们很想用慢行方式,但是现在慢行方式存在着通行难、停车难、不方便、不安全诸多问题,市民很想恢复慢行系统但这种需求被现实压制。“从近段时间广州交通发展的趋势来看,过去制订的广州交通发展战略已经不适用现在的发展要求,应该进行调整,建设交通慢行系统应该是未来的重要建设目标,建立慢行系统是势在必行。”朱秋利说。

  城市建设慢行系统除了实现低碳绿色出行,慢行系统给城市的生态带来什么好处?朱秋利分析,对个人来讲就是方便、健身、省钱,对于城市而言则是宜居、宜行、宜商。此外,慢行系统还可以促进广州旅游业的发展,比如说公共自行车网点增多,特别是在文物古迹附近设点,为游客自由行深度游提供便利。

  尽管慢行系统好处不少,朱秋利也意识到恢复城区慢行系统困难更多。比如,广州许多道路设置了上下班时段的公交专线,再划自行车道,可能会影响公交的次序、效率和安全,还有老城区繁华复杂狭窄路段,能否设自行车道,城市空间已经做了绿化、景观、广场,再利用改为慢行,这时候又要重新规划、设计、建设,这些都要重新考虑。

  当天,不少参加论坛人士表示,广州要建设慢行系统,政府转变服务意识是重点,落实规划是关键,解决用地是根本。

  朱秋利说,首先广州市要调整交通发展战略,把慢行系统列入城市交通体系,可以在全市成立“慢行系统推进委员会”,负责参与、监督和推荐慢行系统规划、设计、民意、政策、法规、建设等事宜;其实,广州应从容建设现代化的慢行系统,恢复慢行系统比取消慢行系统要困难得多,特别是广州建设慢行系统一定要有长远打算,不能“大跃进”式搞慢行系统,而应该从容建设、创新兼容,恢复慢行系统不是一定要按过去传统的方式恢复自行车道,而要有创新意识,根据现代城市设施的服务精神和人文的多样性需求,要整体规划和设计,根据不同的道路情况设置自行车道,特别注重安全性,在一些新建的道路上应该把慢行系统设计在人行道上,对于有条件的尽可能把自行车道设置在人行道上,减少自行车在机动车道上,或者缩减机动车道。

  建议:广州东风路恢复自行车道

  暨南大学教授胡刚在论坛中呼吁,广州要废除阻碍慢行系统发展的政策,并且重新规划慢行系统,恢复东风路、中山路、人民路、广州大道的自行车道(部分道路有自行车道,有些却是断头路)。

  省政协委员孟浩说,广州要复原慢行系统,政府首先要恢复东风路的自行车道,“东风路是广州第一条禁止自行车行骑的道路,如果政府能够恢复自行车通行功能,对建设广州慢行系统可以说树立一个好榜样”。华南城市研究院地产文化研究所所长钟炬则认为,广州要建慢行系统应该在越秀区和荔湾区等老城区率先试点。

  广东省政协参事王则楚认为,当前广州发展公共交通的原则依然要坚持公交优先,慢行系统的核心在于有更加完善的公共交通接驳功能,“开小轿车也好,坐公交车也好,骑自行车也好,到哪里一停就可以换乘,市民才会真正想去骑车,去步行”。

  王则楚称,目前广州城区交通接驳还不够完善,这就导致市民不愿意放弃汽车,“我在国外看到,公共交通站点有不少地方有大型的自行车停车库,里面甚至有自行车维修部,有这样完备的设施,市民就敢放心骑行,政府也才敢说发展慢行系统”。王则楚还认为,广州的高校有条件实现校内慢行系统。

  南方日报记者 马喜生

  实习生 李宝儿

(原标题:人行道自行车道受挤压 专家建议复原慢行系统)